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七院诡案录》七院诡案录 百度云 小说TXT 七院诡案录紧缚

更新时间:2019-09-20 00:15:08

《七院诡案录》七院诡案录 百度云 小说TXT 七院诡案录紧缚 已完结

《七院诡案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蓝底白花 分类:悬疑 主角:张志,丘荻

完结小说《七院诡案录》是蓝底白花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志,丘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不过那邻居老了,儿女的名字也记不清。假如张云不是骗子,那她真的就是张志仁的妹妹。” “可张主任干嘛否认?” “唔……我有个想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那邻居老了,儿女的名字也记不清。假如张云不是骗子,那她真的就是张志仁的妹妹。”

“可张主任干嘛否认?”

“唔……我有个想法。”他把手里的病史递给了我,应该是最终确定为那个张云的病史,“……会不会是张云的这次怀孕,让她哥哥不高兴?”

这倒是可能的。比如妹妹跟了一个哥哥不赞成的人,兄妹关系很可能就这样决裂。从张志仁那么多年绝口不提家人的情况看,他们兄妹间真的可能有这种矛盾。

“找张云问一下不就知道了。”昆麒麟说。“病案里有她的信息和座机电话。”

我试着拨一下那个电话,拨不通。都十多年了,联系上了那才叫老天开眼。不过那人记下了张云的身份证号,打了一个电话。

草,110。

“有困难找警察嘛。”他晃晃手机。

我听见他和警察说自己的小姨子失踪了,警察随后把电话转接到了张云户口所在的那个派出所。民警问他登记了张云的姓名和身份证号,说先去库里找一下有没有符合的人。大概一分钟后,对方就说,你说的这人已经被人报过失踪了。

“哦,那就是我叔叔刚才报的,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他立马接上。

警察果然被他套出了话,“不是刚才报的,是十几年前她一个邻居报案的。”

昆麒麟按掉了通话,沉默地看了我一眼。

“……张云也失踪了。”

不愧是兄妹啊。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丘荻,你帮我想想,你遇到我老板的时候有没有其他细节……”

“女的,长头发,吊带裙。现在你往大马路上一看,一半的妹子都是这打扮。”

“还有什么?”他哀嚎一声,用一个很诡异的姿势躺在沙发上揉着鼻子。

“力气很大,差点干掉我。”

“还有呢……比如动作啊,声音啊……”

他说到声音,我倒是想起来些什么。他老板每次接近我,都会发出那种“咯咯咯”的笑声。不过这算什么啊?对方是只鬼,想笑出什么声音都不奇怪。

我把这事和他说了,他让我举个例子,到底怎么笑的。

“就是咯咯啊……”

这样说了很久,我总算把那种诡异的哭笑声模仿出来了。

他叹了一口气,“老板们做事往往目的性很强,实际上,大部分的老板它们只记得自己的最终目的,和电脑程序一样简单易懂,从来不会做多余的事情。”

“啊?啥意思?”

“意思就是说,她抓着你笑,那就一定有笑的理由,而且那个笑绝对是让你能听懂的笑。”

“你这样说太武断了啊。”

“我是道士还是你是道士。”

他这句话把我给堵回去了——NaiNai的,这么多年只有我跟别人说“我是大夫还是你是大夫”的份,不曾想有一天居然有个神棍敢这样呛我。

“——意思是,她抓着你咯咯咯,这个咯咯的声音那么明确,不可能只是她想怪笑吓你。”

“说不定你老板她那天心情好呢?”

“别扯,你还没懂我的意思。你别把她的声音当成哭或者笑,因为你们对于鬼都有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如果她只是想和你说‘咯咯’两个字呢?因为你觉得她在哭笑闹鬼,所以你本能地认为这个‘GE’音对应的汉字是左口右各的拟声咯。”他满意地打了个响指,“……你看,这样一说,你就想通了。”

咯咯,咯咯……根本不是什么哭笑声!

——她的意思,是……“哥哥”。

张云死了,她就是那个在示教室里的“老板”——她死在了示教室。

而就在她身亡的示教室里,她的哥哥张志仁待了足足十余年。

“我假设张云在示教室中的死亡与张志仁久居示教室是有关的……那么,这件事情就不止是我能解决的了。”昆麒麟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虽然可能报案都没人管……但我们必须找到张志仁,他很可能知道自己妹妹死亡的真相。”

“这就是张云想委托你调查出来的秘密?”

“我想没错。但可能还有件事……”

还有什么事?——我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这简直是精神折磨。但理智告诉我,的确还有事——因为张云生下过一个男孩。

——那个孩子应该已经到了上高中的年纪了,他在哪?

————

今晚去示教室调查的时候,我们俩明显都心情复杂。我不是夜班,所以没穿白大褂。

“十多年前,示教室好像只是个储物间。”我说。

“那家具应该都换过一批了?”

“没有。因为张志仁一直住在这,所以示教室的东西几乎没换过。比如这个柜子,还是七院里面最老式的那一批柜子。”

昆麒麟打开下面的柜门看了看,的确挺大的。“这个柜子可以用来藏尸体。”

“靠?藏?”

“你想,哪怕是十几年前还没监控的时候这屋里死了个人,可这到底是医院。那么多人往来的,要把尸体运出去很难。”

“不难啊。”我打断他。昆麒麟的眼神有点讶异,估计没想明白为什么运尸不难,“这里是医院,杀人犯只要偷一件医护的白衣服再去弄张空病床就可以把尸体弄出去了。谁都会以为那只是躺在推床上的病人罢了。他就可以把尸体放在病床上,装作是送下去做检查,然后带尸体从**离开医院。”

“哦,你的意思是尸体已经被人运走了?”昆麒麟一直蹲在柜子前,伸手在里面摸索。“可我看不是。”

他把手拿出来。我看到他手心上有一些黄褐色的污渍。

“……这是尸蜡。”他说。“一个成年人的尸体要几个月才会形成尸蜡,我怀疑有人把张云的尸体藏在这个柜子里,后面又拿了出来。当时柜子里应该很壮观,到处都是尸体留下的痕迹。所以那个人把柜子擦洗过,可惜漏掉了顶上的部分。”

我也蹲下去查看柜子里面的情况。尸蜡形成的原理很复杂,受很多因素的影响。柜子不通风,如果在S市的夏天湿热气候里,尸体会变成一种很奇异的形态,首先是肿胀,接着腹部可能爆裂,反正最后会面目全非。

可还有一点是完全说不过去的,那就是味道。尸体腐烂时的那种味道绝对是掩盖不掉的。

“我在想一件事情。如果藏尸,那么味道问题怎么解决……”我说。“这里是病房,到处都是人,尸体腐烂的味道不可能没人注意到。”

“假设这里没有人呢?”昆麒麟把手上的尸蜡随手擦在被单上。“比如说,装修啊,换中央空调啊,放暑假啊……”

“你想太多了。医院里不可能没有人。”

“十几年前也这样?”

“对,十几年前也……”我正要说下去,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十几年前?似乎真的曾经有过一件事情,可能造成医院没有人的情况。“……你记不记得十五年前我们的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美国导弹炸的事情?那时局势紧张,很多重要单位全部戒严,其中就包括了医院。”

市七医院的话,应该和其他医院一样设了临时病房才对。那次戒严足足有六个月之长,从六月末到那年的十二月末。那六个月,老病房楼里是基本没人的。假设张云六月被杀,藏尸在这,按照当时的气候条件,尸体会形成尸蜡,并且迅速腐烂。当尸体腐烂时形成的强力膨胀会顶开柜子的门,然后造成一个良好的通风环境。接着入秋后,它就会在这种自然气温的变化中形成干尸。

“可这说不通啊!”我摇头,觉得这逻辑怎么也不对——如果没有戒严那件事,那么尸体藏在这有什么意义?肯定会被人发现。医院里要运一具新鲜尸体出去是那么容易,为什么不送出去处理掉?

昆麒麟显然也觉得这一点很矛盾,和我蹲一块思索着。很快,他就问我,“……那么现在是丘荻你杀了人,你要把人送出去,并且要尽可能隐蔽,不让人知道,可能吗。我们排除掉摄像头因素,十多年前不是所有医院都普及摄像监控的。”

我立马摇头,“不可能。如果我出去,那么很可能被认识我的人看到,被其他医生护士甚至病人看到,接着要是警察来查,我分分钟就会被查出来。”

“也就是说,如果是你,你也只能选择藏尸在这个没人来的示教室,然后逃跑?”昆麒麟看着我的眼睛,顺着我的话慢慢说下去。“因为你是这里的医生,这里每个人都认识你。只要有一个人看到你,那么风险就很大。所以你把尸体藏在柜子里,收拾东西逃跑。可没想到你刚逃跑,政府就开始了戒严声明。医院进入了六个月的戒严期,那具尸体至少有半年不会被人发现。可正因为戒严了,你也没法进去将尸体运出来。大约在十一月份左右你鼓起勇气偷偷回来看了一眼,却发现尸体已经变成了干尸……接下来,你会做什么?干尸的体积缩小了,没有强烈的腐臭味。”

“我会把它继续藏起来。”

他说,“藏在没人想得到的地方。”

——比如,沙发。

我望向原来放着沙发的地方。那是大约能坐三个人的老式黑色沙发。只要把它割开,将尸体塞进去,再缝起来,绝对没有人会想得到张云就在沙发里。

“接下来,‘我’就开始睡在示教室的这张沙发上。‘我’很害怕尸体被人发现,只有睡在沙发上,才能百分百保证没有人会发现它。”

“在邻居的眼中,‘你’搬走了,张云也是。可能张云的朋友会报她失踪,但那又有什么关系?警察不会想得到,她的哥哥杀了她,把她的尸体藏在沙发里,夜夜睡在这张沙发上。”

精彩评论:

七死八活的围棋小说,好看是好看,就是是不是的断更。之前还好,但是现在有TJ记录了。有点小怕怕~~总的来说这《七院诡案录》外挂设计很不错。但是,总感觉要写崩了。因为下围棋,不像是一般的小说可以打怪升级。有不同段位,主角(张志,丘荻)一下就可以打到李昌镐了。你一直赢下去才爽,但是你总不能持续连胜啊。要我说,该每个段位不停的狂胜,然后1段1段的升上去,持续的爽,刷副本先从小比赛开始,打国内业余,然后职业,然后世界2流,世界1流,最后打BOSS,就和网络升级小说一样。但是可能不太符合围棋的制度吧。哈哈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