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唯有爱不别离》唯有爱不别离 小说 网盘 唯有爱不别离NP文

更新时间:2019-09-18 00:19:02

《唯有爱不别离》唯有爱不别离 小说 网盘 唯有爱不别离NP文 已完结

《唯有爱不别离》

来源: 作者:锦年 分类:短篇 主角:封霁,舒净

主角叫封霁,舒净的小说是《唯有爱不别离》,它的作者是锦年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01 吐完了的许轻烟拉起封霁的衣服擦了擦嘴,还冲他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我,揽住我的肩膀,说:“走……继续喝……” 我白了醉醺醺的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01

吐完了的许轻烟拉起封霁的衣服擦了擦嘴,还冲他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我,揽住我的肩膀,说:“走……继续喝……”

我白了醉醺醺的许轻烟一眼,扶着她站稳后,掏出纸巾想给封霁擦身上的脏污,可我的手还没碰到他的衣服,就被他挥开了。

他许是气急了,用的力气不小,再加上我有些头晕,脚下一个踉跄,连连退了几步,要不是身后是墙壁,我恐怕就摔地上了。

封霁似乎没想到会这样,他愣了一下,然后走过来伸手拿过我手上的纸巾,走到巷子口光亮的地方擦衣服上的呕吐物。

“对……对不起啊……”我小心翼翼地向他道歉,“我没想到会这样……”

封霁没理我。

“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我会再赔一件衣服给你的!”我加大了声音继续说道。

封霁依然擦着他的衣服,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样子,我心里莫名有些发慌、害怕。我害怕因为这件事情,我和他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无论我再怎么努力,也到不了他的身边了。

“封霁,真的对不起,你别生气好吗?”我害怕到说出来的话里都带了几分卑微。

巷子口的封霁动了,他擦完了衣服,回头问我要纸巾:“再给我一张。”

我连忙又递了一张上去,偷偷看了看他的脸色,没有刚才那么黑了。我暗自松了一口气,想着他是不是不生气了。

衣服擦得差不多了,封霁转过身看着我,说:“卫笙歌,女孩子大晚上的在外面喝酒是很不安全的,若再惹了事,连累到别人,就更不应该了。”

“是……”我像受教育的小媳妇一样弱弱地回答,“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封霁就转身走了。

我急急地追了两步,一旁的许轻烟突然“哎哟”一声摔到了地上,没形象地哭喊起来,我只好回去扶她。

有些头晕的我要扶起一个完全醉了的许轻烟有点儿吃力,我好不容易才把她扶起来,她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我的身上,我连站都站不稳了,差点儿又摔了。

我在心里把许轻烟骂了一万遍,但又不能丢下她不管,只能自认倒霉地扶着她,东倒西歪地走。

我正想着等她清醒了要让她赔偿我的精神损失时,身上突然一轻,抬头一看,原来是封霁把许轻烟从我身上揽了过去。

“封……封霁……”我愣得说不出话来了。

封霁面无表情地说:“我来背她,你帮我一下。”

我反应过来,连忙帮着把许轻烟扶到他背上,心里的感觉又复杂又疑惑,又惊喜又感动。

也许,封霁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难以接近,在他清冷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温暖的心。

封霁背着许轻烟,我在旁边扶着,生怕许轻烟乱动,会给封霁造成负担。好在许轻烟吐过、闹过后便安静了下来,趴在封霁背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走到马路边,我便赶紧去拦车,可是今天的出租车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连续过了好几辆都是有人的。

看着时不时地使一下力不让许轻烟掉下来的封霁,我有点儿着急,盼望着快点儿来一辆空车。

终于,一辆亮着“空车”的出租车朝我们迎面驶来,我赶紧迎上去。这时,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对情侣,他们招了招手,像是要拦下那辆空车。

我心中大急,立刻朝那辆空车飞奔过去。

不得不说,老天爷总是会眷顾那些努力的人。

我抢在那对情侣前拦下车,直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然后冲还站在原地的封霁招了招手,等他过来后,我再下车和他一起把醉得不省人事的许轻烟塞进车里。

回去的路上接到了江昭遇的电话,问我之前打电话找他有什么事。

我把许轻烟拉我来喝酒,砸了人被追赶,还好遇上了封霁,在他的帮助下才脱身过程简单给他说了一下。

江昭遇听完就咋呼起来:“你怎么不再多打几次?我那时候在打游戏把手机放在一边了,没听到,你要是再多打几次,我能不马上飞奔过去救你们吗?敢欺负我的人,他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不齿他这种事后诸葛亮的行为,又不好当着封霁的面骂他,只说我们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让他来学校门口接我们。

江昭遇笑嘻嘻地答应,说马上就到,还说要感谢感谢封霁。

我懒得听他贫嘴,直接挂了电话。舒净要是见到江昭遇这副面孔,一定会更加嫌弃他的。

看着副驾上的封霁,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

感谢的话已经说过了,再说的话会显得有些假。道歉的话也说了好几次了,要是他还生气的话,我怎么说也没用。

不过,他既然会回来帮我们,送我们回学校,或许是不再计较了吧?

我喜欢的封霁怎么会是那种小心眼,跟女生计较来计较去的男生呢?

这时的我,显然已经忘记封霁讨厌我的事实了。

一路上胡思乱想,直到车停在校门口,封霁掏出钱包付车费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

“我来付吧!”我喊道,赶紧从口袋里掏钱。

封霁没理我,直接把钱给司机,接着推开车门,长腿一迈就下了车,冷冷地说:“卫笙歌,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02

睡着了的许轻烟好伺候多了,江昭遇把我们送到我租的房子后就走了。许轻烟一觉睡到了天亮,我却睡得一点儿也不安稳。

我梦见了封霁。

他一直都在我的前面不远的地方,我拼命地在后面追赶,可是无论我跑得多快,用多少力气,他和我始终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怎么样都追不上他。跑着跑着,我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水坑里,眼前变得一片漆黑,呼吸困难,这时,耳边有人在喊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了许轻烟那张放大的精致的脸,她已经收拾干净了,身上穿着我的衣服。

见我醒来,许轻烟把手里的衣服丢进我怀里,说:“动作快点,我们还要去吃早餐,我都快饿死了。”

我其实是个有起床气的人,但是我不敢对着许轻烟发,我凶的话,她会比我更凶。

这世上能够压制住她脾气的人,大概只有陆朝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洗了澡换好衣服,带着许轻烟去学校的食堂吃饭。路上,我把昨天晚上她喝醉酒后做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好让她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把我害得多惨。

没想到许轻烟记得她吐了封霁一身的事情,她抬了抬下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卫笙歌,我喝醉了没办法控制自己,会发生这种事是因为你没照顾好我。”

我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看来,想要找许轻烟“讨公道”是一点儿指望都没有了。

走进食堂,我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排队买早餐的封霁。他本来就长得出色,站在人群之中特别显眼。

就这么远远地看着他,我又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起来,只是一想起他对我说的那些话,心里有些隐隐作痛。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为什么我追封霁却好像隔着一座巍峨的高山,怎么跨也跨不过去呢?

封霁好像察觉到了我的视线,他突然回过头来,有意无意地往我们这里瞥了一眼。

我感觉他是在看我,心里有些发慌,但不过两秒的时间他就将目光移开了,端着早餐去找位置坐。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许轻烟已经在旁边的拉面店里买了两碗牛肉拉面,见我还在看着封霁,她挑了挑眉,端着面直接往封霁坐的地方走去。

她的速度很快,等到我反应过来追上她的时候,她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封霁对面的位置上。

封霁一见是我们,皱了皱眉头,端起早餐换了个地方坐。

许轻烟一挑眉,又端着面跟了过去,封霁坐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看着封霁皱得越来越紧的眉头,我本想让许轻烟不要再闹了,但这一次,封霁没有挪位置,而是选择无视许轻烟,埋着头吃东西。

见封霁不再抗拒,我心里有些欢喜,便在许轻烟旁边坐了下来,吃一口面就看他一眼。遗憾的是他一直都低着头,我只能看到他微微露出来的侧脸。

“没出息!”身旁的许轻烟低声骂我。

我怎么没出息了?当初她追陆朝的时候,可没比我有出息到哪里去!

我愤愤地看了她一眼,正想反击,耳畔响起了封霁的声音:“卫笙歌,你是想言而无信吗?”

我脸一红,想耍赖说“我忘记答应过你什么事了”的时候,许轻烟接话了:“你一个大男生怎么跟个小女生似的,这么放不开?就算是做不成情侣,也可以做朋友的,不是吗?”

许轻烟的脸上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笑得弯弯的眼睛里透出一丝精光。

我知道她是想“调戏”封霁了,我不禁有些心惊肉跳,要知道,许轻烟曾经把一个男生给说哭了,而那个男生是学校教导主任的远房侄子,许轻烟因为这件事情被教导主任叫到办公室教育了一个下午。

当然,封霁不是一般人,是不可能被许轻烟给“调戏”哭的,但以他的性格,从此会更讨厌我们。

这不是我要的结果。

“许轻烟,你不是饿了吗,怎么还不吃面?少说点话行不行?”我试图阻止许轻烟。

许轻烟给了我一记眼刀。

我直接被无视了,把筷子递给她,示意她吃面。而此时,封霁说话了:“我和你很熟吗?”

许轻烟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看样子是被封霁毫不客气的话给气到了,她把我递筷子的手往旁边一推,我被她推得往旁边一倒,又被椅子绊了脚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锦年)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封霁,舒净)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锦年)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唯有爱不别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封霁,舒净),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